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长篇小说《白瓷》连载二十七  

2014-10-30 11:44:4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

 

晓彤腾地坐了起来,马上想到用什么遮挡自己的身体,毕竟自己穿的吊带睡裙太暴露了,可是,被子睡觉时就没有打开,现在还被她压在身下,她只划拉到松软的大枕头,抱在了胸前,急急地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

对方并没有接她的话茬儿,而是不急不忙地说道,你是蒋晓彤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公司的员工,我怎么能不知道?

你是……赵总?晓彤想起来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天源集团公司的总裁赵建宁。只是上次见到他时,他穿的是西装革履,看上去气宇轩昂的,而今天,他只穿了一身便装。

说起来,晓彤工作这么多年,也只是在半年前见过赵总一次。那是六月份,天源集团总公司要在S市召开一个重要会议,从晓彤所在的分公司抽出了几名员工,做服务招待工作,晓彤记得晚上宴会时,赵总非常高兴,他对S市天源设计公司的服务工作给予了肯定,对晓彤给予了格外的表扬,还单独和她干了一杯酒。

晓彤看见赵总坐在那里,只是笑而不语。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裙,就一出溜下了地,说道,赵总,您坐。我去换上衣服。说着抱起自己的衣服去了卫生间。

赵总在她熟睡时的冒然闯入,让晓彤心里感到非常不快,心想,作为一名成年男性,对女性的起码尊重还是应该有的吧?除非他自以为是,官大欺人。可转念一想,这套房本来就是总公司给订的,赵总能进来也不奇怪,再说,赵总职位显赫,又是快五十的人了,从年龄上也算是自己的长辈,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的,可能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孩子,还是自己多虑了。

这样想着,晓彤释然了很多,她换下睡裙,穿好衣服,落落大方地走了出来。可是这样一男一女,如果是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也没什么,可是此刻他们呆在一间卧房里实在是别扭,空气也像是凝固了一般,让晓彤感到压抑。她在想着怎样给自己解脱出来,猛然有了主意,就对赵总说道,赵总,这次培训地点在哪儿呀?我还没有报到呢?

赵总眉头动了一下说道,啊,是这样,这次培训请的专家到国外讲学去了,事情很突然,所以这次培训临时取消了。

啊?取消了?晓彤心想,自己跑了这么远参加培训,又是飞机又是高档宾馆的,花销这么大,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呢?

不过,晓彤,既然来了,就在这儿多玩几天,三亚的景色不错,哦,以前来过这里吗?赵总关心地问道。

晓彤看着赵总很关心地问自己,就连忙说道,以前没来过。

实在的晓彤想,既然培训取消了,就更没有必要住在这样豪华的宾馆了,她不假思索地说,赵总,住在这里花销太大了,我想换个便宜点儿的地方住,也可以节省一些。

哪里都不要去,就住这里。

晓彤感到赵总的口气既亲切,又强硬,看上去像是关心,其实更像是命令,看样她只有听从的份了。哎,晓彤突然想起,这次培训不是还有其他学员么,只要自己能找到伴儿,不就解脱了吗?也省了面对着顶头上司这样让人拘束又不爽了。于是晓彤问道,赵总,其他的学员怎么联系呀?我想联系上好一起搭个伴儿。

赵总没想到晓彤会问这个,他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晓彤说道,我让小陈去联系一下,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手机号,在电话里说道,小陈呀,你去问问,来参加这次培训的人员,还有多少留在宾馆没走的,尽快告诉我。赵总说完,就握着手机,在房间里走动起来,一边走一边问道,怎么样,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啊,这里简直是太舒适了,这么高档次的客房,我还是第一次住。

舒适就好。赵总说完,他的电话响了。赵总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说道,嗯,好,我知道了。挂了电话,赵总爽朗地笑着说道,晓彤,其他学员都离开了。看样,只剩下咱们两个人了,没关系,这几天正好我没什么事,可以全程陪着你,你告诉我都想到哪里玩,想吃什么?

赵总,哪儿能耽误您的时间,我想我还是回去吧,单位里还有工作需要处理。

我知道你工作干得很出色,不过,既然出来了,就好好地放松自己。唉,这天太热,我去冲个澡,之后,咱们去用晚餐。说着,赵总进了洗漱间。

这回,晓彤彻底没辙了,她想出的办法都没能让她逃出现在的境遇。难道真的是自己多虑了。可是,她还是觉得自从她来到这家宾馆,很多地方都和往常出去学习的状况不同,感觉总是怪怪的,特别是赵总看她的眼神,里面有种说不出的东西,让她惴惴不安。

赵总穿了件系腰带的毛巾浴衣从洗漱间走了出来,他一手用毛巾擦着一头短发,一手大咧咧地提着他的半袖体恤和休闲长裤,那条套在裤子上的名牌皮带碰到木床上,发出几下乓乓的声响。他一边把毛巾扔到了茶几上,一边问晓彤,怎么样?想出来了吗?想吃点什么?要是没想出来,那就我来安排。说着就脱下浴衣,身上只剩下了一条黑色的短裤头,接着就开始穿他的衣服。晓彤见状赶紧别过头去,一时语塞。

也不知道赵总用的是什么浴液,一股好闻的清爽可人的香味扑进晓彤的鼻子,晓彤不能否认,这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他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虽然不是很高,但身体很结实,身材也很匀称,能看得出来那是长期健身才会有的身材,脸上有些肉,但不难看,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只有成功男士才具备的独特气质,年龄也要比实际年龄小十来岁,看上去非常精神。

赵总换好了衣服,就领着晓彤下楼去用餐,晓彤也只有乖乖地跟在赵总的身后。

晓彤跟着赵总走进了一个叫惜春阁的单间,里面很宽敞,中间放了一张大号的圆桌,桌子上面是一个能自动旋转的玻璃转盘。服务生拉开靠里的两把挨着的椅子,赵总和晓彤坐了下来。赵总并没有看菜单,只是向服务生小声交代了几句,服务生就出去了,晓彤也利用这个时间,偷偷地把椅子向赵总相反方向拉了拉。

晓彤坐到饭桌旁,才感觉到自己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哎,都怨自己中午没吃饭。这下午屋子里又莫名地多了赵总,这两天发生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像是在做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弄得她晕头转向。可是这会儿,她唯一清醒的是,她知道她首要的是填饱自己的肚子。

很快,服务生相跟着把一道道菜摆在了圆桌上,一会儿功夫,桌子上就摆满了。晓彤闻到菜香味,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肚子也叽里咕噜地叫。

尽管每道菜都精美得像艺术品一样,菜量却少得可怜。不过,就两个人吃饭,上这么多菜,晓彤还是觉得太浪费了。她没加思索地说道,赵总,还有其他客人吗?

没有,今天就咱们两个。

那这么丰盛的菜,咱俩也吃不了哇?

其实,晓彤想说的是:点这么多菜太浪费了,有钱也不能这样糟践呀。可是,马上她就意识到这样说不妥,毕竟坐在这儿的是她的顶头上司,人家又没让自己花钱,真的说了,不会让赵总觉得自己不识抬举,不知好歹吗?

赵总并没有接晓彤说的话,似乎他的精力都集中在了一道道菜上,就听他说道,我今天点的都是这儿的特色菜,来,你都尝尝。

反正这么多美味,点也点了,不吃也是浪费,何况自己的胃已经叫了半天了。这样想着,晓彤头也不抬,甩开腮帮子,大吃起来。直到觉得食物已经快顶到胸口了,才抬起头。

晓彤坐直身子,看见赵总绅士一般地细嚼慢咽着。他看见晓彤抬起头就说道,还是年轻好哇!

晓彤不明白赵总怎么会莫名冒出这么一句,就问道,赵总,您说年轻有什么好的呀?

年轻胃口就好哇。你瞧,这两样菜我看你喜欢吃,就都加了一份,也都被你吃光了。

晓彤被赵总说得有些难为情,她想,赵总刚才加了菜,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真呆!自己刚才的吃相也一定很狼狈。晓彤正不知说什么好,就听赵总又说道,晓彤,你身上这套衣服穿了得有两年了吧?

哦,三年多了。

唉,女孩子还是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有气质,可是,穿得太朴素了,明天,我陪你到商场转转,挑两身衣服,再买些首饰,唉,你怎么一样首饰也不戴?

啊,不用了。赵总,我这个人越是穿旧的衣服我越喜欢,那些时尚的新衣服穿在我身上就像不是我的衣服,感觉浑身不自在,还有首饰,我也不喜欢,除了场合需要,我也很少戴。

哈哈,我没看错,你真是很特别的女孩子。你让我想起李白的那句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赵总说完,停了一下接着说道,晓彤,有件事情,我本想过两天再和你说,可是,我这个人是急脾气,不如现在就说给你。

晓彤屏住呼吸,不知赵总又要说出什么话来。

是这样,我准备在三亚成立一个分公司,经营项目是装潢设计方面的,都是你熟悉的,我想让你担任总经理。至于薪酬和待遇,你不用担心,我能满足的都满足你,你不愿意操心,也可以顶个名,具体的工作也都有人做。你可以继续住在这家宾馆,哦,我忘了告诉你,你住的这套客房公司已经长年包了下来,如果不喜欢这里,我在海边还有一栋别墅,你也可以去那儿住,如果你都没相中,也不要紧,我可以再给你买套房子,至于房子的位置和户型,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车还有其他生活用品,我也都会给你配齐。

赵总一通公私不分的话,晓彤已经听得是瞠目结舌,她觉得脑袋越来越大,越听越糊涂,情急之下,晓彤结巴地问道,赵总,您……说的……我没听明白。

哈哈,你不要紧张,是这样,我事先看了你的档案材料,你的工作能力和业务技能都很强,又是单身。咱们公司想在三亚拓展业务,正缺少一个你这样的人才。嗯……赵总稍微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就直说了吧,自从半年前,我在S市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可是,由于我的职位,我又不便明说,所以就用这个办法请你过来谈,为了能让你相信我的诚意,今天特意没有喝酒,因为我是认真的,我……是真心喜欢你。哦……你也应该知道,我身边并不缺少女人,很多女孩子想尽办法接近我。但是,你和她们不同。嗯……我是有老婆和孩子的人,她们都在国外,如果你能答应,除了名分,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说完,赵总看向晓彤。

晓彤终于明白了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她相信赵总说的是真的,可能有很多女人想巴结他还巴结不上,如果今天换了别人,也许她们会欣然接受,并把这当成自己飞黄腾达和往上爬的台阶,毕竟物质的诱惑是巨大的。可是,今天赵总的确是选错了对象,她蒋晓彤不稀罕这个,她是蒋晓彤,而不是张晓彤王晓彤李晓彤,蒋晓彤有她自己做人的原则。

就在赵总转过身看她的时候,赵总的一番话让晓彤在生理上迅速发生反应,她突然感到胃很不舒服,刚吃进去的食物猛劲地往上反,她用双手捂住胸口,尽量不让食物马上吐出来,“对不起,我上趟卫生间。”晓彤勉强说完就跑了出去,赵总阴沉着脸,坐在那儿纹丝没动。

到了卫生间,晓彤就忍不住狂吐起来,她把刚吃下的食物倒了个干净。

她靠在水池上,感到浑身无力,过了半天,她努力抬起头,看着镜子中脸色煞白的自己,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晓彤回到单间时,发现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晓彤从服务生哪儿得知,赵总已经结完帐离开了。晓彤拎上自己的手包,回到了套房,进了卧房,她把手包一撇就浑身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晓彤听见有人敲门,打开房门,是一个男服务生,他给了晓彤一个信封,说是一位先生让交给她,晓彤从信封里取出一张纸,上面写着:我临时有事去上海,这几天就不陪你了,那件事你考虑好了拨我电话:13988888888

结尾没有署名。晓彤猜想,这个骄傲自负的男人并不一定真的去了上海,而是当时自己反应太强烈了,刺激到了他的自尊心,也可能从前他都是如鱼得水,而这次碰了钉子无地自容。不对,他这样的男人可以把这样肮脏的交易肆无忌惮地说出来,根本不配有自尊心。晓彤此刻一肚子的屈辱无处释放,她拼命地砸着床,他凭什么?他凭什么?他凭什么?接着又气愤地把纸条撕了个粉碎。

心乱如麻的晓彤倒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坐了起来,她猛然想到今晚这里不能住了,赵总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进来,再呆在这里自己会很不安全。说走就走,晓彤很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打电话要求退房,服务生告诉的和赵总说的一样,这间套房是天源集团公司长年包住的,不需要退。

出了宾馆,晓彤也没问问今晚有没有飞回去的航班,就直接赶往机场,还好,半夜十二点五十分有一趟飞回去的飞机。因为是半夜起飞,乘机的人并不多。

 

第二天上午,晓彤已经坐在了自己家的客厅中。

一场离奇的梦结束了。晓彤坐在沙发里,依然回不过神来,她还在怀疑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是一场梦。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