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长篇小说《白瓷》连载二十五  

2014-10-30 10:37:25|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

时间就像河水悄无声息地流淌着,从来不会因为谁而加速,也不会因为谁而停止。我故事里的主人公们经历了从冬到春,再从春到夏,现在迎来了又一个金色的秋天。

前阵子,兰心拜见了未来的公公婆婆,他们对兰心都非常满意。之后,双方家长也见了面,他们一致认为两个孩子都不小了,就决定抓紧时间把婚事办了,经过商定,结婚日期定在了年底,也就是来年元旦。

于是,兰心和晓风就忙了起来。当然,晓彤和兰心的哥哥嫂子也都跟着忙前忙后地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

此时,兰心在嫂子单位预定的房子也下来了。只需简单装修一下,就可以住进去了。兰心的意思是她和晓风结婚住自己的房子,晓风那里留给晓彤住。可是,晓彤是坚决不同意,她执意要自己租间房子搬出去住,把晓风的房子空出来做他们的结婚新房。最后争执的结果:兰心和晓风结婚就住在晓风这里,兰心的房子由哥哥监工简单装修一下,晓彤先搬过去住。

晓风和兰心商量,准备把房间都重新粉刷一下,再添些新家具,可是,都被兰心否决了。兰心认为现在晓风这套房子里的设施也有九成新,再粉刷一遍耗时耗力没有那个必要,她提议买张新床,把卧室布置得焕然一新就行了,至于其他房间简单布置一下就可以。

其实,晓风的想法和兰心差不多,只是想让兰心高兴才这样打算的,他知道兰心不在意这个,自己也就释然了。他们都认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两个人开心,结婚花销多少,婚礼办成什么样等事情都不重要。他们只需用心感受并记住在他们一生中这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就足够了。

可是,在中国,结婚向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刨除结婚当事人外,中国人还赋予了婚礼太过丰富的内涵。尽管兰心和晓风的父母都没有像一些家长那样,太过干涉他们结婚中的种种打算,更没有像有些家庭,七大姑八大姨地一堆亲戚瞎乱掺和,但是,对于婚礼,双方家长也都有各自的想法。

先说兰心家这面,兰心母亲就不同意婚礼办得太过简单,她认为,女儿兰心曾经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她希望把这次婚礼办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这样可以去去晦气,以此冲淡在兰心身上曾经发生的不幸,让女儿从此彻底改变命运,获得真正的幸福。

再说晓风的父母,他们的一双儿女都很优秀,为此他们自感欣慰。可是,两个孩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都不见动静,好不容易迎来了儿子的婚礼,他们希望把婚礼办得越红火越好,借此迎个好彩头,争取早日再把晓彤的婚礼办了,这样,他们二老心就踏实了。

既然双方老人都表达了意愿,婚礼就只有按照长辈的心愿办。眼看结婚日期一天天临近,大家都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晓彤去照相馆为弟弟和兰心取回了婚纱照,她把放照片的镜框小心翼翼地立在茶几旁,自己坐在沙发上端详着照片里兰心和晓风灿烂的笑容,不知怎的,她眼里盈满了激动的泪水。

一个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最要好的女友,应该说自己是最了解他们的了。他们都善良、真诚、重感情,可又都不能算是完美的人,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缺点,就说弟弟,他青春期性格叛逆,放荡不羁,长大后在处事上也与常人相悖,特立独行,做事情常常会显得急躁,不高兴时还会和人发酸,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再说兰心虽是饱读诗书,通情达理,但是,很多时候,她会很固执,较死理。可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他们在一起时又那么的和谐、谦让、恩爱,从没有红过脸,也没有拌过嘴。

被弟弟和女友的真挚爱情感动着的晓彤,用手指拭去了两颗就要滚落的泪珠,嘴角向上弯出了一道月牙,脸上显现出欣慰的笑容,心想,哎,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只有合适的两个人在一起才能创造出伟大的爱情,而这种伟大的爱情,又成为他们前进的动力,让他们共同感受生活的甜蜜,也有勇气承受生活中的磨难。人的一生中能遇到一个合适自己的人是幸运的,是前生修来的福气吧?晓彤在心里深深地祝福着兰心和晓风,她也深信他们将来一定会幸福。

突然,一声电话铃声打断了晓彤的思绪,电话是肖白打来的。他问晓彤晚上是否有时间,他要请晓彤吃顿饭。他说明天他就要走了,他们公司又要在一座城市拓展业务,他主动请命去那座城市,晓彤听得出来,这次肖白走就是永远地离开了,按肖白先前的职务,即便是他们在S市的项目都全部完工,他作为S市分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不需要离开的,他这一走意味着他对自己的放弃。晓彤虽然对肖白电话中说的离开感到突然,但是似乎也在她的预想之中,应该说这也是件好事,自己不爱人家,还让人家在这里为了自己白白地消磨时光,这是很不公平的,况且,这已经给晓彤造成一种无形的压力。晓彤答应了肖白晚上一起吃饭。

自从肖白调到S市工作,他和晓彤有过一些工作中和工作之余的接触,可是,不管肖白怎样用情,晓彤一直不为所动,肖白很执着,他一直相信,他会感化晓彤,等到晓彤回心转意的一天,可是,他来了一年多才终于明白,这一切等待都是徒劳的。长痛不如短痛,他终于冲出爱的煎熬,选择了离开。

也许是因为这顿饭的含义不同,晓彤在心里第一次没有了往常和肖白吃饭那种厌烦的情绪,甚至,对肖白第一次有了些许的愧疚。

两个人对面坐着,双方都感到很轻松。今天,他们更像是老朋友聚餐,毫无顾忌地说笑着,偶尔肖白看着晓彤也会有瞬间的发呆,可是即使肖白意识到自己失态或者是被晓彤看出来,他也不觉得难为情。其实,人不论是爱也好,不爱也罢,都是在和自己的心较劲,一旦心释然了,一切也就都看开了。

吃过饭,他们一起走出饭店,跨出饭店的门,晓彤看见外面的天已经擦黑,橘红色的光晕罩着天空,天上飘下细雨。这雨细如蚕丝般似有似无地润湿在她的脸上手上,让晓彤感到无比惬意,她看到她和肖白的身影被路灯拉得好长好长,有那么一两秒钟,晓彤仿佛回到了十七岁的某一天,可是,也只有短暂得不能再短的那么一两秒钟,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富有艺术天份的晓彤和肖白,看到今晚这样不多得的缠绵细雨都不自觉地感动着,他们决定在外面走走。可能是因为下雨,路上的行人很少,偶尔才会有一两个人走过。宽宽的人行道上只有晓彤和肖白两个人,此刻,他们就像两个孩子,边走边转着圈,头向上仰着,双手伸向天空,努力触摸这似有似无的雨丝。就像触摸着心中向往的美好和幸福,渴望这绵绵细雨能更多地落到自己的肌肤上。

终于走到了路口,是两个人分手的时候了,他们相对站住,肖白张开双臂看着晓彤说,告个别吧!于是,他们相互轻轻地抱了一下,肖白没有松手,他深情款款地看着晓彤的眼睛,慢慢俯下身子,把一个冰凉的吻轻轻地印在了晓彤的唇上。肖白抬起头,就像是完成了一个仪式,艰难地为自己过去的情感划上了一个句号。

接着,两个人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走去。

那一刻,晓彤在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这种异样的感觉不是来自爱情,晓彤意识到,有可能这是她和肖白这辈子见的最后一面了。她很想回过头去,最后看看肖白的背影,毕竟她和这个男人相识并相爱过,可是,此刻她觉得脖子很僵硬,终于没能转过头去。这时,雨突然大了起来,晓彤赶紧跑到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

晓彤,你上哪儿了?淋成这样,晓风想去接你,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兰心看见一身湿透的晓彤进了门,劈头就问。

晓彤掏出手机,真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她抱歉地说道,和客户吃饭了,也没听见。说着就上楼换衣服去了。

不一会儿,晓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下楼来,帮着他们包结婚用的喜糖。一边包着,嘴里还哼唱着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遇到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任时光匆匆离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兰心在一旁说道,晓彤,好久没听你唱歌了。

哎,我说姐,我怎么听到一股忧伤的味道呢?你不会有什么情况吧?晓风也加了一句。

人的忧伤是与生俱来的,而幸福是上天赐予的,所以人人都可能忧伤,而不是人人都能得到幸福。晓彤反驳道。

呦,姐,一天没见,你变成哲学家了,不过,你说得也不完全对,幸福不一定是上天赐给的,这幸福是需要寻找的,要善于发现它并抓住它,才能真正得到它,比如,我找到了兰心,就找到了我的幸福。

听了晓风的话,晓彤也话锋一转说道,这话有误,什么叫你找到了兰心呀,没有我你俩上哪儿认识去,所以说,你俩的幸福是和我分不开的,说说,怎么谢我吧。

晓风一下跳到了晓彤身后说道,来,我给您老人家捶捶背。

什么老人家老人家的,没老也被你叫老了,好好捶。

兰心笑着说,晓彤,其实我刚听你唱这首歌,真没听出忧伤的情绪来,反而,我听到的是轻松的感觉。

知我者,兰心也!晓彤说完,转过头冲着晓风说道,你呀……还差远了。

兰心笑着说道,那看在你我知音的份上,晓彤,咱们先说好了,结婚那天,你给我当伴娘。

好哇,当伴娘没问题,那伴郎选好了吗?晓彤说道。

兰心说,我想好了,伴郎请肖白当,你看行吗?

肖白?晓彤没有想到,就在今天她刚和肖白分手后,兰心又提到了这个名字,于是,她低声说道,哦,他马上就要走了,不再回来了。

兰心听完晓彤的话,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明白晓彤说肖白走的真正含义。自己原本想利用这次机会,把晓彤和肖白再往一块凑合凑合,她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了。兰心说道,那就让晓风找个哥们当伴郎吧。

对了,晓彤,还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什么事,说就好了。

结婚前我想和晓风去路明的墓地看看,毕竟我和路明也算夫妻一场,你觉得有必要吗?

……可以去呀,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晓彤说道。

这时,晓风来到了兰心身边,一只胳膊搭在兰心的肩头,深情地看着兰心说道,兰心,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晓彤瞪了晓风一眼,假装嗔怪地说道,瞧瞧瞧瞧,这么大男人别酸溜溜的,弄得我牙都倒了,以后,你们俩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真是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夜晚躺在床上,晓彤不禁又想到了路明,这个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却仍然让自己挂念的男人,这个曾经爱过自己又背叛自己的男人,这个在内心一直痛苦挣扎,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都没能战胜自己的男人,这个为了保护自己牺牲了生命的男人,这个走进她生命就再也走不出去的男人,他在那边还好吗?

时钟打了十二下,已经是夜半,晓彤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天花板,还在傻傻地痴想着。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