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长篇小说《白瓷》连载十七  

2014-10-28 20:38:3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晓彤回到了S市,把参加展览会的情况向张总做了汇报。张总听后非常高兴。他夸晓彤工作尽心尽力,并表示,等XX公司的项目拿下来,他就向上面为晓彤请功。

 

再说兰心和晓风经历了数天的呼伦贝尔草原之旅,现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此时的兰心对晓风已经没有了来时的生疏感,他们坐在卧铺车厢过道旁的边椅上,兴奋地交谈着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晓风也不叫兰心姐姐了,而是很自如地称呼兰心的名字,兰心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火车还在呼伦贝尔境内行驶着。突然,大片的油菜花又映入他们的眼帘,娇嫩的柠檬黄向他们扑面而来,像是对路过的人述说着芬芳的心事,又像是对即将离开的客人做最后的挽留。兰心和晓风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把脸贴在车窗上,心中勾起对呼伦贝尔无限的留恋。

两张面孔离得很近,似乎都感到了彼此的呼吸。突然,火车震动了一下,他们的身子都跟着晃动了一下,脸也随着惯性碰在了一起,晓风很自然地伸手抚住了兰心的肩膀。兰心并没有躲闪,直到那片看似流动的柠檬黄在眼前消失了,他们才恋恋不舍地坐回到座位上。

太美了!真不愿意离开,如果能在这片花海中坐一坐,就太好了。兰心感概地说道。

是呀,要不是隔着车窗,我一定扑倒在这里,一醉不起。晓风夸张地说道。

想不到你还挺浪漫的?兰心诙谐道。

浪漫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情怀,只是,我们长着长着就丢掉了。哎,对了,兰心,你的小说写出来,能不能让我先睹为快?

那没问题,只是,我还要校对一遍书稿。

这活交给我来做。

你?

不信任我,是吧?

你还要工作,怕耽误你的时间。

又和我见外,我的时间由我自己支配。哦,兰心,你没有看出来?

看出什么?

……喜欢你!

你又开玩笑,咱们俩,怎么可能?兰心显得很慌乱地看了看四周,他俩的附近并没有其他的乘客。

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比你大,还有过婚史。

你比我大,是自然现象,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至于你说你有过婚史,这只是你的经历罢了,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路是往前走的,人也是往前看的,现在的问题是我喜欢你,如果你不反感的话,我想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和你有进一步交往,合适,我们就在一起;不合适,我们还是朋友。

兰心知道自己也很喜欢晓风,可是毕竟她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并且她已经习惯用一层看不见的外壳,裹住自己一颗柔弱的内心,以免再受到伤害,对于婚姻,她也是望而却步。于是兰心说道,我想,我迈不出这一步,我们还是做朋友吧,再说,你还年轻,我不能耽误你的前途。

我的前途是,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幸福快乐,我的人生充满阳光。反之,我会不开心,如果以后我们两个人在一起,都能感到幸福,那就是美满的婚姻。还有,我对你不是一时冲动,我已经过了冲动的年龄,我了解自己,也自认为了解你,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当然,我能理解你内心的想法,兰心,我们慢慢来,我想,你会接纳我,我要让你脱掉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外壳,从阴霾到明媚,可能只是一步的距离,你要有勇气。

晓风的每句话都说到了兰心的心里,就像一双能够疗伤的手,轻轻抚慰着她的伤口。兰心不得不承认,晓风是懂她的,就向他笑了笑,不置可否地把头扭向窗外,没再说什么。

 

兰心和晓风回来的当天晚上,晓彤炒了几样菜,三个人七八天不见,坐到一起,自然有很多话说,他们边吃边聊。兰心和晓风说着一路见到的风景,晓彤给他们讲她参见会展的见闻,三个人都沉浸在小别重逢的快乐之中。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找晓风的。晓风放下电话说,有点事,我要出去一下。

你吃好了吗?稍等一会儿,吃点面条再走吧。晓彤急着说道。

还有面条呢?姐,你也太能干了。

是呀,上车饺子,下车面嘛,必须的。晓彤说着就要去给晓风盛面条。

真可惜了,姐,朋友找我有重要的事情谈,面条兰心替我吃吧,晓风穿上鞋,刚要出门,又把头探回来说道,姐,包里还有我和兰心送你的礼物,算是谢了,我先走了。

对了,晓风不说我都忘了拿出来,兰心打开背包,拿出一个首饰盒,递给了晓彤,这是晓风给你买的俄罗斯产的紫金项链。还有,这是我送你的披肩,也是俄货。

你俩也太隆重了吧,早知你们还有礼物送我,我再给你们加两个菜呀,晓彤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打开首饰盒,她用手指隔着包装袋捻了捻紫金链子,嗯,不错。说着又随手打开披肩的包装袋,兴奋地说道,嗯,这条披肩我喜欢。

晓彤手里捧着的是一条印有欧式复古花型图案,具有异域风情的红色纯毛方形大披肩。晓彤一扭身披在了肩上,顿时感到柔软又暖和。

啊,披在身上好舒服,你看怎么样?

兰心半眯着眼睛看着,禁不住叹道,美!美得让人无法抗拒!接着用手比划着说,走两步,我看看。

晓彤迈着模特步,扭动纤细挺拔的腰肢,摆出一副妖娆的姿态,围着饭桌绕了一圈,就一屁股拍在椅子上。

兰心,你说,女人要是天天这样扭来扭去地走路,不得把腰扭折了呀,不行,不行,我可受不了。

兰心咯咯地笑着,你要是每天这样扭着走,你身后一定跟来一大帮。

什么?是苍蝇还是蚊子?不会是屎壳郎吧?

两个人说着都捧腹大笑起来。

哎,兰心,这么漂亮的披肩,你自己咋没买一条?

我买了一条和你一模一样的,只是颜色不一样,我的是宝石蓝色的,比你的这条暗一些。

为什么你不要红色的?你的衣服也都是颜色偏深。

因为我的心老了,不像你,还很有活力。

竟瞎说,兰心,你身上的气质是别人学不来的,那些没有文化内涵的小女子们累死也不会修炼出你这样的女人味道来,你要充分认识到自身的价值和可贵。当然那些没有品位的男人是不懂得欣赏的,他们也不配。

行了,行了,咱们就别在这儿孤芳自赏,自卖自夸了。

对了,晓风一路上对你……还好吗?

挺好的,怎么了?

我怕他……哦,没什么。

你啥时候学会说一半话了?

真的没什么,就是走之前我让他路上多照顾你,别光顾自己。对了,兰心,和你说件事。

啥事?

你猜,我这次去北京见到谁了?

见到谁了,猜不出,不会是那位才子画家肖白吧?

嗯,还真是他。

哇,太神奇了,快说说,怎么个情况?

晓彤把她和肖白相遇的前前后后学了一遍。

有这么凑巧的事?这要不是电视剧里刻意安排的故事情节,我只能解释为,你们的缘分未尽。

你说哪儿去了,只是偶然相遇,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何况,我和他好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他的记忆都模糊了。

那就顺其自然吧。

嗯,顺其自然,我喜欢。晓彤说完来到厨房,盛了两碗面条出来说道,光顾上臭美了,面条都坨了……

 

兰心回来后的第二天,她回了趟家看望家人。去呼伦贝尔之前,她回来过一次,那次就母亲和孙姨在家,她呆了一会儿就匆忙走了。说来也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父亲和哥哥嫂子了,真挺想他们的,这次出门她给每个人都买了礼物,兰心也觉得,可能是岁数增长的缘故吧,自己比从前越来越依恋家人了。

这次回家,她还得到了家人的称赞,都说兰心像是换了个人,虽然脸晒黑了些,但是气色很正,面容红润泛着光泽,充满了青春活力,还有些胖了,这让兰心的父母都感到很欣慰。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