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长篇小说《白瓷》连载十四  

2014-10-28 10:11:2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

下了火车,他们在一家旅店安顿下来,兰心住在三楼,晓风住二楼,吃过晚饭,两个人合计了一下,因为呼伦贝尔地域辽阔,如果自己游玩,就怕像无头苍蝇,既抓不到重点,又费时费力;如果跟随旅行团走,又怕是走马观花,只见皮毛,不能深入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好在商品经济社会,市场调节机制发挥着应有的作用,有需求就有供给。在他们住的旅店吧台上,就有多家旅行社的宣传画册,他们按上面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先后找到三家旅行社去谈,终于谈妥了一家,对方提供交通工具,也就是一辆越野型别克车,另外配备一名司机兼向导,又确定了大致行走路线,游玩时间,至于各处景点具体停留的时间由兰心和晓风自己根据情况再定,最后又谈好价格,并约定好第二天早晨八点半从海拉尔出发。

一切安排就绪,晓风看了下手表,八点刚过,这个时间睡觉还早,两个人决定在旅店附近转转,也顺便看看海拉尔的风景。

海拉尔这座小城市,带给他们的感觉是安逸的,这里大多数建筑的顶端都建有蒙古包造型的装饰性建筑,在街心或广场上还铸有很多反映蒙古族生活的人物雕塑和壁画。另外,还有许多俄罗斯风格的建筑。这些似乎总在提醒着,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座具有蒙古等少数民族特色并兼具俄罗斯异域风情的边塞小城。一路上所看到的一切,都让晓风和兰心既兴奋又好奇。

在这傍晚的光景,道路上人和车辆都不是很多,气候也是清爽宜人,甚至随着凉风掠过,会让人感到凉飕飕的。似乎这里的人们得到上天的眷顾,每到夏季都能享受到上天为他们打开的天然空调,让外地特别是南方的旅人羡慕又嫉妒。

这时,正有一丝凉风吹过,穿着坎袖上衣的兰心不自觉地抱住双肩。

晓风问道,你冷了吧?要不咱们回去吧?

嗯,还真挺凉的,刚才出来多穿件衣服好了。说着他们就折了回来,走着走着,一阵阵香甜的烤红薯味儿扑鼻而来,他们抵挡不住诱惑,就来到道边烤红薯摊位前,买了两个,一人一个,垫了张纸,把滚烫的红薯握在手上,边走边吃,红薯吃完了,他们也回到了旅店,互道了晚安就各自回了房间。

晓风进了房间,拧开电视,调到了当地呼伦贝尔电视台,上面正在播出一档草原风光节目,介绍的是被誉为亚种第一湿地的额尔古纳湿地,画面上几只丹顶鹤亭亭玉立,优雅地在河边饮水,晓风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再说兰心,打开房门,插上房卡,按亮台灯,就从她的背包里取出了纸笔,拉出放在桌子下的凳子,就提笔写了起来,这种叫作创作灵感的东西不是时时都有的,所以,兰心迫不及待地想把它们记录下来。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兰心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很自然地又从背包里取出两个白瓷烟缸和女士香烟、打火机。顺手点上一支,过瘾地吸着,一连气就吸了四支,烟雾在台灯的光晕里慢慢向房间各处散开,兰心一边把烟灰弹在一个烟缸里,一边在手里把玩着另一个烟缸,她的表情一直都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整个脸颊在淡淡烟雾的氤氲下,透出一丝平时抽烟时不多见的妩媚。

你也许会问,出门带上一个烟缸足够用的,为什么要两个都带上,可能这就是兰心的独特之处,她从来没有把它们分开过,也没让它们和自己分开过。

第四支烟蒂被兰心轻轻地按在了烟缸里,就又不停地在纸上挥洒起来。

就这样,她写一会儿抽一会儿,或是边抽边写,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是十点五十分了。突然有敲门声,兰心打开房门,看见晓风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兰心的洗漱用具。

你还没睡吧?你放在我背包里的牙具,怕你晚上要用,就给你送过来了。

哦,还没睡呢,谢谢你呀,晓风。兰心说着咳嗽了两声。

是不是着凉了。

哦,没事儿。

这时,晓风看见了兰心手里夹着一根烟,再瞧屋子里,烟雾缭绕。

你这儿有香烟,怎么自己独自享受,可不可以给我一支?

兰心愣了一下,她的烟龄也有几年了,可是还从来没有和人共享过抽烟时光,她显现出愉悦的表情说道,当然可以,只不过我这儿只有女士香烟,薄荷味的,不知你能不能抽得惯?哦,进来吧。

来到房间里,晓风看见桌子上的烟缸里插着十多根烟头,他眉头轻搐了一下,从兰心手里接过香烟和打火机,不动声色地点上一支。

看着桌子上兰心写的手稿,晓风说道,我没说错吧,来到这里绝对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这还没开始真正旅行,你已经是才思泉涌了?

是呀,我好久没有这样强烈的创作冲动了,能来这里领略草原风光,还真得感谢你呀。

呵呵,又和我客气。

说着晓风走到窗户前,把窗子打开,又看了一下暖瓶里没有开水,就说道,我去给你打壶开水,门也开一会儿,让空气对流,这烟雾对你嗓子不好。

打来开水,晓风又细心地嘱咐兰心多喝点水,睡觉时别忘了把窗户关上,就下楼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三十分,约好的别克车准时停在了他们住的旅店门口,他们上了车,就向着旅行的第一站金帐汗方向出发了。

导游尽职尽责地向他们介绍着:金帐汗这个景点在陈巴尔虎旗境内,离海拉尔四十多公里的距离,位于呼伦贝尔草原中国第一曲水莫尔格勒河畔。这里是中外驰名的天然牧场。中国历史上许多北方旅游牧民族都曾在这里游牧,繁衍生息。十二世纪末至十三世纪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曾在这里秣马厉兵,与各部落争雄,最终占据了呼伦贝尔草原。金帐汗景点的布局,就是当年成吉思汗行帐的缩影和再现。蓝天白云,弯弯河水,茵茵绿草,群群牛羊,点点毡房,是这里独特的景观。过去,每逢夏季,陈巴尔虎旗走"敖特尔"(指逐水草迁徙的意思)的蒙古族、鄂温克族的牧民们便在这山清水秀、水草丰美的地方,自然形成一个游牧部落群体。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纯商业性的旅游景点。一会儿,你们就会看到了。

一路上,听着导游的介绍和汽车喇叭里播放着悠扬的草原歌曲,看着车窗外的绿色的海洋,兰心和晓风异常兴奋,他们跟随着著名歌唱家德德玛的歌声一起哼唱着: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绿草遍地花/彩蝶纷飞百鸟儿唱/一弯碧水映晚霞/骏马好似彩云朵/牛羊好似珍珠撒/啊,牧羊姑娘放声唱/愉快的歌声满天涯……

 

下了汽车,兰心和晓风在导游的引导下来到一座敖包前,敖包是蒙古语,是用大小石块累积起来的的石堆,上插有柳树枝,被称为神树,神树上插有五颜六色的神幡。大大小小的石堆矗立在草原上,鲜艳的神幡如手臂般召唤着远方的牧人,牧人每次经过敖包,都要在敖包上放几块石头;客人来到敖包前,一般都要按蒙古族习俗顺时针绕包三周,同时心中许愿,并在敖包上添加石块以求心愿得偿。

兰心和晓风听完导游的讲解,就按照当地习俗,在敖包附近找来几小块石头,兰心刚要把自己手里的石头放上去,晓风伸手拿过兰心手中的石头和自己手中的石头用一条彩带缠绕在一起,又递给了兰心,认真地说道,你看看,结实不结实,下次再来时,它们就会长到一块了。

兰心扭头看了晓风一眼噗嗤笑了,说道,你不会还没睡醒吧?痴人说梦。

不,是痴人做梦,但我做的梦都能成真的。晓风的表情很庄重。

兰心把石块放到石堆上,他们就顺时针绕包转了三周,兰心在前面,晓风在兰心后面,他们双手合十,摆出一副虔诚的样子,特别是晓风嘴里嘟嘟囔囔,念念有词。转了三圈下来,兰心问晓风,你嘟囔什么呢?

祈福。

祈福在心里就好了,也用不着嘀嘀咕咕的,何况,转了三周,我听见你的嘴就没闲着。

这叫强化记忆法,我是在说给神灵听,让他牢牢记住,这样我许的愿,就能快点实现。

哼!我要是那神灵,就先把你关起来,闭门思过,啥时候你的话少了,再放你出来。兰心和晓风开着玩笑。

那我就祈祷,永远让你呆在人间,不去当神灵。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不觉间已经由向导领着来到了赛马场。

只见两名骑手身穿蒙古袍,骑在马背上缓缓走过来,到了跟前,脱去了蒙古袍,才知道原来是游客,兰心和晓风坐在草地上,晓风问道,兰心,你想骑马吗?

想。但是我从来没骑过。

没骑过不要紧,这马是最通人性的,这些都是调教好的马,大多性情温和,只要你不让马紧张,它们就会很温顺,这样,你先看我的。

说着晓风穿起了蒙古袍,牵起一匹枣红色的马,回头冲兰心笑笑,兰心连忙说道,注意安全!

放心!说完晓风拉了拉马笼头,又抚了抚马的鬃毛,牵着马在草地上溜达了小半圈,随即左脚踩在马镫上,一骗右腿,就端坐在马鞍上。开始马走得很慢,接着就快起来,开始有节奏地小跑起来,晓风的身体也随着马的奔跑节奏上下起伏着。

眼前的一幕,让兰心看呆了,她没有想到晓风骑马也在行。最让兰心动心的是,晓风身穿蒙古袍坐在马背上那份英俊潇洒劲儿,让兰心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兰心感到自己一颗多年归于沉寂的心正萌生出一层嫩绿的新芽,如同这满地的芳草,用广博的胸怀迎接她骑手的到来。

兰心,来,你也试试。就在兰心痴想遐思间,晓风已经跳下马,来到了兰心面前。

我可一次没骑过,行吗?

没有什么不行,来草原玩一次,哪能不骑骑这草原上的骏马,我来给你牵着马,你只要镇静,别紧张,听我的,就没有问题。

兰心虽然外表看上去文弱,但是,她的骨子里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不知道是因为晓风的鼓励,还是晓风身上的活力感染了她,只见兰心真的走到了枣红马前,晓风顺手举了兰心一下,兰心就坐在了马鞍上,晓风又讲了些骑马的要领,就把马缰绳递到了兰心手里。

兰心一点也没有慌张,马走了十来步的功夫,她身子就能跟上马行走的节奏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让马拐弯,好在晓风寸步不离地跟在旁边,指挥着兰心。

能看得出,相跟在兰心左右的晓风要比骑在马背上的兰心紧张,因为女孩子遇事都喜欢大呼小叫,他真怕兰心一紧张,惊了马,给她带来危险,没想到,兰心是那么镇定,这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转了一圈多,晓风看兰心没有下马的意思,就跟随着兰心又转了一圈。下马时,兰心骗腿倒是很麻利,可是,就在晓风接着她从马背上往下跳时,马向前走了两步,兰心的一只脚被马镫刮了一下,她没有站稳,晓风也没接住,兰心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还好,没有摔着,只是脚扭了一下。

看着兰心捂着左脚,晓风急忙问道,咋样?脚伤得严重吗?

还好,只是扭了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都怪我,没有接住你,来,你脱下鞋,我给你揉揉。晓风说着就给兰心解鞋带。兰心拗不过,就说,那咱们到那边坐会儿。

晓风搀扶着兰心到了一片空地上坐了下来,之后,脱下兰心的鞋,很专业地用手按压着脚踝下的部位,找到扭伤的地方,就揉搓起来。

好像是筋挫了,不严重,揉开了就没事了,要是疼你就吱声。

开始,兰心还有些难为情,但是,看见晓风就像一名专业的大夫,认真严肃的样子,也就释然了。

怎么样,大编辑谈谈第一次骑马的感受?晓风想转移兰心的注意力。

感受嘛,还真有。

看得出,兰心还停留在第一次骑马的兴奋中,她的双颊比平时红润很多,脑门上细密的汗珠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亮光,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也不像从前那么拘谨了。

骑在马上的感觉真是很特别,有一双脚在替我行走,行走的节奏不是我惯用的节奏,我也第一次在和自己身高不同的高度观看世界,就像那个我不是从前的我,思想也不是从前的思想,对万物的感知也不一样了,我现在能更深地体会到盲人摸象的深刻含义了,看来每个人受自身条件的限制,对世界的认知都有其片面性,我也更深地感受到一个人自身力量的渺小,还有就是更激发了我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

她对晓风喋喋不休地说着。晓风此刻除了专心地为兰心揉着脚,认真聆听着兰心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并不插入任何话语,好像生怕自己一旦打断兰心,她就停下不说了。

导游招呼去吃饭。晓风帮兰心系上鞋带,扶她站起来。

你走走,看怎么样?

还行,不碍事。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