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长篇小说《白瓷》连载九  

2014-10-27 17:03:5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兰心从晓彤那儿回来,在家小区楼拐角处看见了哥哥。哥哥给她送来了一本黑塑料皮笔记本,说是路明同事打电话,他去路明单位取回来的,其他的还有几本,都是工作笔记、会议记录什么的,哥哥看没什么用就处理掉了,这本看着像是路明的日记,就给兰心送过来了。兰心看哥哥来了,就让哥哥把那盆君子兰带回家,替她养着。

送走哥哥,兰心回到家中,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坐在沙发上,随手翻开了路明的日记本。

开头几页是路明上学时写的,兰心信手向后翻着,随即看了进去。

**  星期六 

今晚,要上演一部成龙的武打片,同寝室的人都去看了,而我不能!我时刻都不能忘记我是农民的儿子,我没有资本把时间耗费在无聊的事情上。我必须加倍努力,为我的理想奋斗!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我和家人的现状,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我要让他们过有尊严的日子。

我能做到!一定能做到!!!

兰心看到后面两句用笔描黑了。兰心又向后翻了几页,看日记上记录的时间接近她和路明相识的日子,才停下来并读了起来。

**  星期三  多云

今天,读研时的同学军从上海回来,我们几个当地的同学聚在一起喝酒。哥几个酒过三巡,说起工作中种种不如意,都感慨万千,牢骚满腹。

强子说,他大学一哥们儿,找了个当官的老丈人,结果平步青云,如今已经提了副处,而自己研究生毕业,每天还得给人打水送报纸。顺发倒是想得开,他说自己当初要不是拼了命地读书,不可能留在城里,现在没准还在乡下当泥腿子呢。胜利这小子,把矛头指向了我,他说,凭我的长相和才华,去划拉一个省长市长的千金,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也就不用当我的教书匠了。

我听后感慨颇多。教师是个崇高的职业,我也非常热爱这个职业。但是,它不是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进官场,走仕途。当然,像我这样一个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没有根基,走仕途这条路谈何容易。可是我坚信,我可以靠自己改变命运!而且,只有靠自己!其实,胜利说的也未尝不可,我一晚上都在想这个问题,它让我兴奋不已,这也许是我通向仕途之路的捷径!

**  星期二 

今天一大早,在文联工作的大学同学东升打来电话,他邀了几个哥们儿晚上聚聚。一席共五人,除了我俩,还有一个电视台的,一个旅游局的和一个省日报的记者,这三个人我都是头一回见。

这几个小子都很健谈,什么当前的经济危机、人文关怀、环境污染和治理等等世界和国家大事无不涉猎,颇有吹嘘自己的嫌疑,这些不关我事,且无心深究。而让我感兴趣的是,席间,他们提到省日报社有位才女编辑,单身,她父亲是省冶金厅厅长。我想这也许对我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听说东升的舅舅是日报社的主编,是他们的头儿,我可以让他介绍我们认识,对,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明天就去找东升谈。

 兰心看见路明提到了自己,心揪在了一起。定了定神,她继续读了下去。

**  星期四  多云

趁着今天下午没课,我去找了东升,和东升说了求他舅舅帮忙介绍我和那个报社才女编辑认识的事。唉,说来真尴尬,我连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还好,多亏东升是个热心肠,这个事儿就由他搞定。

话语间,东升提到我正处着的女朋友,他说,像我原来女朋友这样清纯漂亮的女孩子,打着灯笼都难找。他让我想明白了。我一着急就说和原来的女朋友分手了。可是东升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很慌,他一定看出了我的心思。

**  星期一 

今天,在东升舅舅的安排下,我和单兰心见了面,她看上去端庄文静,不令人讨厌。另外,她好像对我也很满意。

和她聊了一会儿,感觉她的知识面很宽,尤其是对中国古代文学知识,她信手拈来,很了不得。为了不让她小看我,我决定明天就去图书馆,借些这方面的书来读,正所谓打有准备之仗!

**  星期四 

我和单兰心的关系趋于稳定,下一步,我要抓紧和晓彤了断。

长痛不如短痛,一定要果断!

**  星期五  大风

有一个月没有写日记了,这段日子,我心里很烦。

前阵子,我鼓足勇气给晓彤写了一封断交信,之后,她给我打过两次电话,又到单位找过我一次,我都回避了。可是,自从没有了她的音讯,我却一天比一天想她,我发现我依然深爱着她。我常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一幕幕情景,每当想起晓彤对我的好和我曾经对晓彤发过的誓言,我的心就一剜一剜地疼,每天我都受着感情的煎熬。白天,我要迎合单兰心,和她“谈情说爱”,到了晚上夜深人静,内心压抑的情感就会潮水般向我涌来,很多次我梦见晓彤站在我面前,她并不说话,只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哀怨地看着我,我几近崩溃,每次从梦中惊醒,我都会落下泪来。

是我亲手葬送了我和晓彤的爱情,我常会抽自己的嘴巴,我会在心里骂自己不是人!是的,我他妈的就是个小人!伪君子!不折不扣的混蛋!!!

既然我付出了这么大代价,我和单兰心恋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看到这儿,兰心紧闭双眼,泪水像断线的珍珠噼噼啪啪地滴落在日记本上。她心里不禁在想:这就是我单兰心的爱情吗?

十几分钟后,兰心擦掉眼泪,接着读了下去。

**  星期二 

又有两个月没有记日记了。

今天,我去拜见了兰心的父母,她哥哥嫂子也在,她家还有一个孙姨,四十多岁,好像是她家的远房亲戚,平时就住在她家里,帮忙操持家务。没进她家门时,我非常紧张,要不是兰心站在我身后,我都想走掉。他们对我都很好,我给兰心父母买的礼物,他们也都很喜欢。两位长辈都挺和蔼可亲的,特别是兰心的父亲,面容慈祥,性格温和,完全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严厉怕人,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厅级领导,他可是我活了二十多岁,近距离接触的最大的官了。

总之,初战告捷,又闯过一关!

**  星期三  多云

这段日子,几乎每天下班我都去兰心家吃饭,兰心父母对我都很热情,他们有好吃的都给我留一份,或是等我晚上去才拿出来吃。我发现,兰心父亲在家也不闲着,他一会儿拿着喷壶浇浇花,一会儿又拿扫帚扫扫凉台。有时看饭菜还没好就让我陪他下两盘象棋。偶尔,他也会问问我工作的情况。我发现自己已经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两位老人,我只要有时间就想着去超市,买上兰心母亲爱吃的榴莲和她父亲喜欢吃的香辣鸭舌。

现在我上一天班,晚上就很想见到兰心。白天闲下来的时候,我也会想她。她善良温和又知性,我感觉在兰心身上,仿佛有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吸引着我,就像房间里摆放的一盆米兰,不张扬不起眼,却随时散发着馨香,让我感到亲切自然又平和。

最近,我对晓彤也不怎么想了。

兰心一篇接一篇地翻看着,心情也随着路明的心路历程起伏跌宕。她抬头看了下时钟,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她起身取来一块毛毯裹在身上,又点了一颗香烟,边抽边继续翻看起来。

**  星期六  多云

唉,时间真快,想想我和兰心认识已经一年多了。

今天去她家,正遇见伯父写毛笔字,他兴致很高,给我讲了很多习书的道理,我感到受益匪浅。

他说,要想写出一手好字,首先要修身养性。写字前要静下心来,只有心静才能气沉,之后再运笔提神,绵中发力,柔中藏骨,气随锋转,一气呵成。这样写出的字才能力透纸背,圆润顺畅。

接着他说,不光是写字,做其他的事情也顺乎此理。

我用心琢磨伯父的话,很富有哲理,在他身上我总能学到做人和处事的道理,还会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如果能有幸一生陪在他老人家身边,自己定会一生获益!

临回来,伯父让我明天没事早点过去,说他要宴请几位老朋友,顺便给我引见一下。我有种感觉,明天伯父请客像是与我有关。

**  星期日 

今天伯父给我引见了他的三位至交,一位是市委组织部王部长,我叫他王叔;一位是省建设银行行长周叔;还有一位是鑫诚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吕叔。他们都五十左右岁,和伯父年龄不相上下,看上去王叔稍年轻一些。

我按照伯父引见的顺序给他们每人敬了一杯酒。伯父向几位叔叔介绍了我,说我是N大哲学系毕业的硕士研究生,是他的准女婿。听得我心里很美,他还是第一次当人这样称呼我,看样,伯父在心里已经认可我了。

没想到的是,王叔也是N大哲学系毕业的,他主动和我喝了两杯酒。更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问我是否愿意到市委办公室做秘书工作,我听后的感觉就像是天上掉下来一张热乎乎的大馅饼,一时不知道是用手接,还是用嘴接,或者让它掉到地上。我只觉得脸红心跳,我快速地瞄了伯父一眼,见他慈祥地笑着,样子像是赞许,我就应承了下来。

没想到,真没想到,不知不觉中,机会就来了,离我的理想又近了一步。到现在,我的心情都无法平静。

**  星期三 

今天院长找我去他办公室,我一进屋,平时见到员工眼皮都不愿抬的院长,迎上前来,亲切地握着我的手说,路明呀,看来我们这里庙小装不下你这大菩萨呀,好事好事呀,只是舍不得你走哇。

我愣了一下,猜想可能王叔答应的事儿有眉目了,我接过院长递过来的两张纸,果不其然,红头文件,白纸黑字,是调我去市委办公室工作的调令。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否在院长面前失了态,只是觉得全身像失去了体重一般,身子轻得快要飘起来了,我定了定神,听到院长还在我耳边叮嘱,说要把学院当成娘家,要常回来看看,还说,明天举办欢送会,他亲自到场主持,为我送行等等。

走出学院,我迫切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谁,一起分享。可是,告诉谁呢?按说应该和女朋友分享,可是,现在和兰心说肯定不合适,当初和兰心交往的目的就不纯,自然不能让她看出我的得意,免得她起疑心;父母离得远,也够不上;和几个哥们儿说,一定会闹腾得几天都不能让我消停,这个时候也不合适。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合适的人说,而且此刻,我的心已经被喜悦浸泡得拿不成个儿了,去兰心家,恐怕被看出破绽,只有一个人回到单身宿舍了。

**  星期一  大风

今天我到市委办理调转手续,无意中听到两个办事员在小声议论我。

那个男的指着档案问女的,这人什么来头?

女的回答,是省冶金厅单厅长的准女婿,王部长一手操办的,听说当年单厅长从市里调到省里之前,把王部长提起来的。

男的说,那人家也算有良心。

女的用鼻子哼了一声说,这年头,良心值几个钱,关系网呗,你没看见,这人是农村的,他要不是找了单厅长的女儿,可能连市委大门都进不来……

我听着他们议论我,先是非常生气,差点没去找他们理论,可是又一想人家说得一点没错。

我经历了最近一些事情,突然对现实社会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失望。想我工作调动,对于我这个农村孩子来说几乎是天大的事,可组织部长饭桌上的一句话就敲定了。再想我那年迈的父母,是那么艰辛又卑微地活着,有谁会尊重他们,以至于我在人面前都羞于说出自己父母是种庄稼的农民。

这几日,也有同事祝贺我,我能看出他们对我的羡慕,甚至是恭维,我也会觉得很得意。可是,现在我已经找不到先前的喜悦了,我内心只有痛苦。

我这只丑小鸭,在伯父的光环下变成了白天鹅,可是,无论怎样,我就是一只丑小鸭,这是我出生就注定了的。

按说,我离自己的理想又进了一步,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我依然压抑苦闷。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  星期日 

结婚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可是对于我却不是这样。今天是我和兰心结婚后第五天了,兰心一直在和我冷战。原因是一封别人写给她的匿名信。

信上说,我找兰心是为了自己向上爬,把兰心当成垫脚石。兰心对此不依不饶,对我冷若冰霜。

我看了信后,十分气愤,我路明处处与人为善,并没得罪过谁,为什么有人这样害我,和我过不去。

当时我找兰心的事情只有东升知道,我找了东升,他回忆说,一次他喝高了,同学们酒桌上说路明攀上了高枝,今非昔比了。他为了吹嘘自己,就说路明的对象是他帮忙介绍的。那次他有可能把我的事也不小心说了出去,东升还说,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们经常在一起的几个大学同学。

平时在一起都是好哥们儿,怎么内心这么险恶,自己不好,见不得别人好。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一定不会饶了他!

**  星期二 

昨天我请大学几位同学吃饭。他们嘻嘻哈哈地开着我的玩笑。我暗地里观察着每个人的神情,发现魏忠表情很不自然,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和我对视,我心中有了数。

五个人三瓶42度的白酒进去了,大家喝得差不多了,我又要了一瓶52度的二锅头,满满倒了两大碗,我递给了魏忠一碗,自己一碗。记得我好像说让他干了,还说,今天喝不好,我这辈子都陪着你喝。他先是一惊,紧接着就忙不迭地端起碗来,一句话没说,像喝水一样,除了撒出来一点,都灌进了肚里,喝完,他就像一滩稀泥堆了下去。我喝了一半儿,就连碗带酒摔到了地上。当时,我完全是失控的,只是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其他同学还以为我刚结婚高兴喝多了,只有东升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好像他们送我回的家,回家后,我吐了,兰心还给我擦了脸,我很感动,但又觉得很对不起她。

兰心又向后翻看了几页,都是记录她留学以后路明的工作和生活的,包括和晓彤相遇后的种种,兰心大概看了看,与晓彤叙述的吻合。

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兰心看得脑子里很乱,她还需要慢慢捋顺自己的思绪。明天要赶上午的飞机,她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兰心就走了,她要去完成还没有完成的学业。这次她的包包里多了一本路明的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