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长篇小说《白瓷》连载七  

2014-10-24 15:24:32|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上节晓彤向兰心叙述到路明的病情在她的精心照料下有了明显好转,这节接着上节的话题。

有好长一段时间,晓彤感到路明不接自己的电话,即便接通了电话,他也总是以自己正准备公出去外地为由,拒绝见晓彤。

晓彤记得有一天上午八点多钟,晓彤打去电话,说晚上要见路明,路明说自己上午十点多公出去外地。可凑巧的是,那天正赶上晓彤在路明单位附近办事儿,正是中午下班的时间,晓彤路过路明单位,看见路明从单位出来,晓彤一股无名火冲了上来,她直接走到路明的眼皮底下,吓了路明一跳,她说,路明,你为什么说谎?

路明搪塞着,啊,临时有事了,就没去。这样吧,晓彤,咱们一起到附近吃点饭,我再和你解释。

好哇。晓彤答应着。

路明问,你想吃什么?

饺子。

好,咱们去蜂花饺子城。路明爽快地答道。

到了饺子城,路明和晓彤每人点了四两饺子,就开始吃。吃完饺子,晓彤看着若无其事的路明还是忍不住问他,你不想给我个解释吗?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经常撒谎说你公出了?

为了消除晓彤的误解,路明讲了一件让晓彤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

前段日子,市委办公室主任调走了,上面下文件,由我牵头,负责抓办公室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我接替主任的职务是迟早的事,可是就在前不久,有人向市纪委反映我有生活作风问题,说我生活不检点,经常和一年轻女子双双出入各公共场所,关系暧昧,影响极坏,还拍了几张咱俩一起吃饭和一起游泳时的照片。路明说到这儿,抬头愧疚地看了晓彤一眼。之后接着说道:纪委书记知道我是市委王副书记的人,他把此事透漏给了王副书记。哦,这个王副书记原来是市组织部长,是我岳父的至交,当初就是他调我到市委办公室的。 王副书记找了我,安慰了我一通,说以后机会还多。接着,上面又派来了一个人,接任了市委办公室主任这个职务。说到这儿,路明咽了口吐沫,接着说道,哎,眼看着到嘴的包子愣让别人抢走了,我心里确实十分恼火,不过,这件事倒给我提了个醒,我想我不能再这样自私地让你花费大把的时间在我身上,从前我已经对不住你,现在我更应该多为你的未来考虑。

晓彤听后,瞪大了眼睛,半天没说出话来,好一会儿晓彤才说道,对不起,是我想得不够周到,我一心只想着帮你把病治好。没想到给你添了麻烦。

晓彤,你说什么呢,我感激你还来不及,你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还不清。

谁让你还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减少来往,以后你自己多照顾自己,按时吃药,有什么不开心,就给我打电话。

俩人自从在饺子城分开后,晓彤就没有找过路明,只是偶尔去电话问候一下。

 

转眼,又过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晓彤做了个梦。

梦里,她和路明走在一片空旷无际的沙漠上,突然一阵狂风刮来,沙土弥漫了天空,他们捂着双眼,挣扎地走着,过了一阵子,风小了一些,晓彤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路明不见了。她一边跌跌撞撞地行走着,一边拼命地喊着路明的名字,走着走着,隐约听见路明呼喊的声音,像是说,晓彤,快来救我!晓彤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拼命地跑,一会儿,声音消失了。晓彤绝望地一屁股坐到沙土地上。过不一会儿,路明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晓彤起身,发现自己的鞋子都跑丢了,她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继续跑,也不知跑了多久,只是感觉自己越跑越快,几乎是脚不沾地了,再后来她的两臂平伸着,两腿合拢,竟然飞了起来。终于,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城堡一样的建筑,整个城堡都是用石头砌成的,看上去很壮观,四周是无边无际的沙漠。她推开一扇城门,里面像是迷宫一样,一个房间套着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涂着不同的颜色,她似乎又听见路明喊她的声音:晓彤,快来救我!这里面好冷啊!这声音时远时近。晓彤穿梭在一个个房门之间,急得满头大汗,跑得腿都快折了,她倚在一扇门边,喘着粗气,突然,房门被她倚开了,她一个趔趄折了进去,这又是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比其他房间要大几倍,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圆柱型的屋子,直径约五米左右,三米多高,这回,她又听见了路明的喊声,晓彤,快救我出去,这里面好冷。声音就是从那圆柱型的屋子里传出来的。

晓彤喊,路明,我来了!她绕着圆柱型屋子转了两圈,发现这屋子,既没有窗户,又没有门。晓彤着急地向里喊,路明,你是怎么进去的?

这房间的上面有个天窗,我是从那上面爬进来的。

可是,这么高,我怎么上去呀?

我上来时,有个梯子,你找找看。

晓彤四周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梯子。情急之中,晓彤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满身是汗。她看了一眼房间的挂钟,时间是午夜110分。

晓彤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梦中的惊悚场面还在纠缠着她。她真庆幸这是一场梦。但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是不是,路明有什么难处?或者路明的病情又加重了?他现在一定需要我的帮助。晓彤迷迷糊糊地挨到了天亮。

上午九点多钟,晓彤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路明挂去了电话,电话那端不是路明接的,对方说路明正在开会。晓彤的心稍微平稳了些。下午的时间,晓彤一直忙于工作,腾出空来,已经快下班了。晓彤吃过晚饭,大概晚上六点多钟,拨通了路明家里的电话。

路明吗?好久没联系了,最近,你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这几天在忙几个会议,事情多一些。

不对劲呀,路明,你在骗我,你的声音没精打采的,我能听得出来。

停了几秒钟,路明说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现在睡眠不好,每天睡不到两个小时,夜里还经常产生幻觉,我时常会感到恐惧和焦虑。

去看医生了吗?

还没有,我现在讨厌做一切事情。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哎,不说了,你还是先去医院,看大夫怎么说。

好吧,谢谢你呀,晓彤。

谢我什么?

谢谢你……打来电话。

和我还客气什么,好了,早点儿休息!晓彤挂上了电话。

又过了四五天,晓彤给路明去电话,问他去医院看病的结果,路明说,没去医院,不想去,我讨厌见人,讨厌做事。晓彤预感到路明的病情又加重了,就主动约路明晚上出来吃饭,路明答应了。

 按照约定好的,两个人来到饭店。

有一个多月没见了,路明看上去有些憔悴,他的反应也变得迟钝,变化最大的是,路明不爱说话了,晓彤说上三句话,他也不回答一句。晓彤调动思维,努力找着路明感兴趣的话题,可是不管说什么,路明的回答无非是:没兴趣。没意思。活着没劲。

晓彤看着眼前的路明,心里很不好受,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她想,路明心里一定有打不开的心结,对于一个男人除了事业,就是家庭对他最重要了,晓彤想了一下,就向路明问道,我可以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可以,你问吧。路明答道。

你爱你妻子吗?晓彤感觉路明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了下去,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想她吗?

有时会想,想的最多的是我对不起她。

为什么这样说?

我很没用。

谁说的?你很优秀,希望你振作起来,阴霾只是一时的,等你妻子留学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了解她,她永远都不会接纳我了。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我们马上结婚的时候,有人给她写了封匿名信,说我和她结婚是利用她达到我个人的目的,因为这,她才离开的。

晓彤听了后,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当年被路明甩了,自己也这样想过路明。他们沉默地坐着。晓彤把头转向窗子。

窗外,一辆接一辆的汽车驶过,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地在她眼前穿行,或悠闲自得,或行色匆匆,她猛然想起了那两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晓彤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她一直都不认为万事利当头,在她纯净的内心里,真情溢满心胸,“利”字向来都没有立足之地。可是现实中,真情又在哪里呢?她仅仅渴望得到的一份真挚的爱情,也总是阴差阳错地与她失之交臂,如今自己还孑然一身。

路明仿佛看出了晓彤的情绪变化,很歉意地说道,晓彤,你累了吧?我送你回去。对了,我记得下星期六是你的生日,想怎么过?我来安排。晓彤自己也没把生日放在心上,就顺嘴说道,哦,还有一星期,再说吧。他们出了饭店,路明开车把晓彤送到家,晓彤下了车,突然担心起路明,就嘱咐了一句,路明,开车慢点儿。

晓彤回到家里,心里对路明的病情很担忧,她感觉到自己的话,路明已经听不进去了,于是她想到了兰心,她想下次见到路明,想办法要到兰心的地址,晓彤想说服兰心,现在只有兰心的转变,才能让路明的病真正好起来,晓彤自信地认为,凭她对兰心的了解,经过她的规劝,兰心一定会回心转意的。想到这儿,晓彤轻松了好多,就洗脸刷牙躺下睡了。

自从晓彤决定联系兰心,就把业余时间都用到给兰心写信这件事情上了。周四晚上,路明打来电话,让晓彤周六晚上五点钟在家等着,路明来接她,给她过生日。晓彤满脑子里都是怎样措辞说服兰心,路明为自己过生日的事儿,就随便应承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