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上兰舟

 
 
 

日志

 
 

原/难渡心河  

2013-03-24 16:43:24|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大夫低着头,闷闷地掏出钥匙,刚打开办公室的房门,隔壁的何大夫就闻声从屋子里钻了出来,跟在周大夫身后,关切地问道:“你儿子考得怎么样?”周大夫叹了口气,“哎,差几分上分数线,一年的功夫又白搭了。”说完,外套也没脱,浑身无力地瘫在椅子上,两眼发呆地望着窗外。

“怎么又差几分?”何大夫觉察到自己的话可能会刺激到周大夫,就默不作声地倒了杯水端到周大夫面前,稍后说:“小周,别着急,孩子也不容易。你也要注意身体,看你眼睛里都是血丝,眼圈也黑了,准没休息好。” 周大夫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长出了一口气。

何大夫拽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周大夫对面,伸手帮周大夫把额前的一绺头发抿到耳后说:“一上班就听大家吵吵今天公布高考成绩,早会时没看见你,就猜你一定去学校看大榜了。没记错的话,你儿子这是第三年参加高考了吧?什么人能受得了哇,你回家可不能和孩子发火。”

“我发什么火呀,有火也只能自己憋着”周大夫咬了咬干裂的嘴唇,接着说:“我儿子的压力比我大,他每天都学到后半夜,现在瘦得像根麻杆似得,走起路来都打晃,我真心疼孩子。哎!当年上高中时,他和你儿子俩在班级里学习都是名列前茅,你儿子当年就考走了,可是我儿子一进考场就紧张,这不,连着三年都发挥失常。”

“别提我儿子了,按他平时的成绩应该考上本科,结果就差了二分,才上了个大专,我让他补习一年再考,他不肯,我这心里一想起来就堵得慌。”

“咋说不比我儿子强啊,这两年我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能理解你,要不给孩子再想想别的出路?”何大夫顿了一下,试探着说:“我听说胶合板厂要招一批力工,要不给你儿子报名试试”

“让我儿子当力工,这几年下的功夫不是白费了吗?”

“那倒是,不过总得面对现实吧,现在的就业机会可不多,人家胶合板厂好赖是国营企业,不如先报上名干着,过后再找人调换个岗位,干点轻巧活儿。”

“如果我儿子真是学习不好,我也早就放弃了,可是…哎,不甘心哪!”

何大夫拍了拍周大夫肩膀,站起身来说:“你再考虑考虑,我看先找份工作也不错,也省得孩子遭罪了,你回家和孩子商量商量,要是需要我就吱声,我家孩子的大伯在那家厂里管劳资,能说上话。我先过去了,一会儿患者等急了。”

看着何大夫的背影,周大夫的心情舒缓了一些。

 

说起周大夫和何大夫二人,还真是缘分不浅。她们俩一同在某医专读了三年书,毕业后分到同一家医院工作,在同一年结婚,又先后在第二年各生了一个宝贝儿子,两个孩子送到同一所幼儿园,考高中时又都不负父母所望,考到了市里唯一的重点学校,分在同一个班级。虽然周何二人的性格是一个内向,一个外向,差别很大,周大夫更沉静,内敛,何大夫个性张扬,争强好胜,但种种机缘,让她们自然而然地走动得比其他人更近一些,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入秋后,天渐渐凉了。

周大夫和儿子经过一段纠结难捱的日子,终于统一了想法,决定儿子来年最后参加一次高考。儿子表示,这次再考不上,让他做什么工作都行,哪怕是扫大街掏大粪,他都认了。儿子几句看似悲壮的话语,像根钢针戳着周大夫的心,让她的心一阵阵疼痛的同时,又有鲜血冒在心尖上热乎乎的感觉。

周大夫把儿子准备来年再参加高考的想法告诉了何大夫,何大夫也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让周大夫更增加了信心。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来年的五月份。一天中午,周大夫脱下白大褂,正准备下班,何大夫拎了一兜苹果走了进来说:“这苹果是昨天商店刚进的,一级国光,没到半天就卖没了,我让商店经理给留的,给你儿子补补身体。”周大夫推脱不下,就拿到手里,心里自是万分感激。临走,何大夫说,过半个月她要去北京参加一个学习班,大概三个月时间,顺便找找熟人,看能不能给儿子在北京联系个工作单位。

一句话提醒了周大夫,人家儿子今年该毕业了,可是自己的儿子还在复习准备高考,一阵酸楚又从心窝涌到了嗓子眼。

高考如期来临,周大夫自是不敢怠慢,后勤保障做得无懈可击。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儿子的状态是出奇的好,每考完一科回到家都脸露笑意,几科考下来,儿子说,上分数线不成问题。这让周大夫沉浸在莫大的幸福里。

果然不负所望,儿子的分数高出分数线86分,被一所在当时让男孩子都十分眼热的某全国重点理工大学录取。周大夫想,这么多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老天爷真是开眼哪。她甚至想到了孟子的那句话,“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儿子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自从儿子考出了好成绩,周大夫是看啥啥顺眼,做啥啥来劲,整个人也是从里到外焕发了活力。

 

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清晨,走在上班路上的周大夫,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因为今天是何大夫从北京回来上班的日子。 周大夫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把儿子被录取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何大夫,这几年她对自己和儿子的关心,以及带给自己的感动和温暖,一直无以回报,这次儿子终于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也算对何大夫的关心有了交代,过几日再请何大夫来家里吃顿饭,好好答谢一下她。这段日子何大夫不在,还真挺想念她的,她儿子的工作也不知道办的怎么样了?周大夫想着想着就来到了单位。 

说来真巧,何大夫正从迎面走来,两个好姐妹分开三个月,一见面自是亲热寒暄了一阵,何大夫拉着周大夫的手,高兴地说,这次她儿子的工作单位找好了,是家外企,条件还不错,因为儿子是大专毕业,开始人家外企说啥都不要,后来找人托关系的,人家才答应试用三个月,试用期间没有工资。

“哎,我只能做到这样了,以后就看我儿子的表现了”还没等周大夫接话,何大夫话题一转问道:“快说说你儿子考得怎么样?我在外面可惦记死了。”

周大夫把儿子高考的分数和录取情况述说了一遍。她猜想,按何大夫的性格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在周大夫心里,也一直盼望着这个和好友分享自己快乐的时刻。可是,何大夫听了周大夫的话,一下就僵在了那里,脸色开始一点点变白,直到完全失去了血色,接着又由白变成了青灰色,像有一块看不见的阴云罩着整个脸,让她原本娇俏的脸庞看上去阴沉得有些怕人。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是不是回来的路上太累了,没休息好?”周大夫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很为何大夫的身体担心。何大夫甩开周大夫的手,一句话没说,就自个儿离开了。

周大夫傻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没有缓过神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 何大夫像是有意躲着周大夫,即便是见到周大夫也像是遇见了空气,没有任何表情和反应,周大夫和她说话,她要么是哼哼哈哈,带答不理的,要么像是失去了听觉,根本就不搭腔。开始,周大夫很不安,努力回想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让她误解了,还是有人从中挑拨她们的关系。想来想去,也是云里雾里。时间长了,周大夫也习惯了,既然不能保持从前的友谊,也罢,大不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两不相干。

 

一晃儿又过了两年,一天,周大夫正忙着工作,门突然被推开,何大夫满面春风地冲了进来,兴奋地举着手里的信说“小周,我儿子单位要送他去美国带薪深造两年…..”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